“你用你的发型来表达你的个性,而我,用推特。”这是马斯克在去年年底接受《60分钟》采访时说的金句,说的时候看起来很自豪。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就因为马斯克的推特有点随意,乱发推特(Twitter)惹了麻烦。

  自从马斯克因为私有化风波而被 SEC 处罚后,在特斯拉内部按照处罚条款设置了一个名为“信息公开委员会“或”特派股票委员会“的机构,这个机构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马斯克的“推特保姆”。他们负责在马斯克发布有可能影响公司股价的推文前,对他的推文进行审核。

  但很明显,马斯克并不是保姆的“乖宝宝”。而这让要求他雇保姆的 SEC 很生气。

  因推特而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在2月中下旬,马斯克在特斯拉向欧洲发货时兴高采烈发推称,“特斯拉2011年造了0台车,2019年要造50万台左右”。言语中对自己过往8年的成绩十分骄傲。

  但推特发出后,“保姆”们就急匆匆跑到工厂找到了他。马斯克发推前并没有让他们审核这个推文,而其中“50万”这个数字,与特斯拉刚刚在财报中发布的预期并不吻合——马斯克又吹牛了。

  “保姆”们十分担心,他们显然比马斯克更清楚,如果 SEC 追究起来,这意味着什么。他们要求马斯克立刻在推特上对这条推文进行澄清,强调特斯拉此前对市场公开表述的年产量是“最多40万台”。

  发出推特4小时后,马斯克做了澄清。但为时已晚。

  SEC 闻风而来,在向特斯拉进行多轮邮件质询后决定向法院“告状”。SEC 向曼哈顿的法庭提出指控,要求法院判马斯克“蔑视法庭”。惹怒 SEC 的并不在于马斯克信口开河误导投资者,而是他们终于找到证据,能证明马斯克根本没有遵守之前双方达成“和解”中的条款——在发推特之前先让特斯拉的律师团队进行审查。

  SEC 向法院抱怨,马斯克还是想发就发,这是对法庭不敬。接手这一案件的法官当天要求马斯克在3月11日前先交出一个简单解释,而听证会时间尚未确定。

  (SEC交给法院的“告状信”)这并不是小打小闹,要知道,在美国大概有两种“蔑视法庭”,一种是你在庭上对法官叫嚣,或者是你在庭审上玩手机不理法官,这种可能当庭被判“蔑视法庭”,处罚可能就是罚款或者没收手机。但另一种是在庭外被指控蔑视法庭,这是要被“逮捕并抓到法庭上”做解释的,为此坐牢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而且,SEC 此次展示出的态度也让人担心,双方此前的和解还能否维持,因为在此前的和解协议中,马斯克本质上是用缴罚款、辞掉董事会主席等惩罚,换来了自己继续控制公司的权力。这一次 SEC 如此愤怒,可能会再次要求马斯克交出公司的控制权。

  若真是这样,那这条推特的代价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