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6s可能是最良心的一次升级

根据 CNET 报道, 知名分析师 Ming-Chi Kuo 预测 iPhone 在下一次升级中将大幅提升硬件,首当其冲的就是 Force Touch 的加入。另外,Kuo 还预测苹果将把主摄像头从 8 MP 升级至 16 MP,RAM 从 1GB 升级至 2GB。按照以往的经验,iPhone 在硬件上的升级非常的温和,摄像头从 4s 到现在依然是 8 MP,RAM 从 5 到现在依然是 1GB,下图是历代 iPhone 两项参数的纵向对比。 关于 iPhone 6 升级版的摄像头有两个说法,  CNET报道的版本是 1600 万像素,而 Macrumors 提到的预测是 1200 万像素,上图中数据取自两个版本的平均值 1400 万。无论如何,下一次升级可能是同代和跨代最大幅度的一次提升。 Macrumors 上列举的其他预测包括但不限于: Force Touch 屏幕尺寸保持不变 增加玫瑰金款 增加一个麦克风以提高通话质量 配备 2GB LPDDR 4 RAM 和 A9 处理器 新的机身材料和内部结构改善“易掰弯”的问题 提高 Touch ID 识别率 手势操作

Twitter怎么就成了求职者的首选网站?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推特拥有比其他社交网站更多的招聘职位,更多的求职者,甚至多过LinkedIn。此外,据Pew研究中心调查,2014年,推特用户数量比LinkedIn和脸书增长迅速。这一增长的大部分来自年前的专业任何和高收入人士。 尽管如此,只有15%的招聘者通过推特找到了合适的员工。可能的一个原因是求职者对推特的招聘职位缺乏相应;Software Advice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推特的职位发布量较大,而公司和求职者之间却沟通不畅,两者的不一致导致了求职者的低满意度。76%的求职者表示他们在推特上与雇主的首要互动活动是查看公司的资料,但并不直接在推特上申请工作职位。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推特在招聘版块应该如何改进呢?一个好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传统的招聘版块,按类别组织内容,就如同Monster.com的做法一样。 目前,推特用户找工作的主要方法是关注他所感兴趣的某家公司,或是通过相关的岗位、企业或行业的标签进行检索。尽管这些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奏效,但效率上无异于大海捞针。例如,搜索含有#找工作的标签,会产生数以百计与实际目的无关的结果,包括找工作方面的文章、一些随机的想法,还有用该标签营销的垃圾推文。 此外,除非你把雇主的每一个可能的标签都搜索一遍,或者雇主使用了合适的标签,你很容易错过想要的招聘信息。更不用说推特持续地每隔几秒地更新的,这样找到合适工作的过程就变得异常耗时和困难。 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求职者更倾向于用推特收集特定企业信息,而不是查看或申请招聘职位了。推特的节奏非常之快,内容如此多样和分散,直接通过推特找工作实在是太具挑战性。 另一方面,像Monster.com和CareerBuilder这样的网站,利用整合招聘信息,方便求职者通过不同的类别,如职能、行业、区域等浏览招聘职位。它们不像社交媒体那样动态变化,相对静态地适应用户地需求。 推特要做的就是将这一功能补充到自己的平台中。传统的招聘平台对活跃的求职者来说十分奏效,而推特对一般的职业发展和那些想要在未来招工作的求职者更适用。推特是一个实时的信息中介,用户通过这个平台可以获得市场洞察力,直接与感兴趣的企业联系。这是推特的巨大优势。 推特唯一需要提供的实时服务是将实际工作岗位的推文从其他推文中区分开来,并按照职能、行业和区域进行垂直整合。 当然,领先的社交媒体附加服务tweetMyJobs能够使求职者通过推特获得工作职位推荐,向雇主发送简历。该网站还帮助雇主建立资料档案,通过社交媒体向求职者发送招聘岗位。但这也进一步说明了推特未能抓住这一巨大机会的失误。 如果成为一个招聘网站,推特有超过竞争对手的潜力和空间,可以通过收取企业发布职位的服务费来创造新的收入流。对于那些想通过新方法找工作或寻求职业发展的人来说,推特作为社交媒体的先锋,是唯一能够帮助他们的途径。 S. Kumar曾在技术、媒体和电信投资银行工作。他曾就上述领域的公司并购进行评估,为媒体公司和对冲基金提供战略咨询。

一个玩Twitter的五岁小男孩教会我的事

Noah(你也可以叫他@beebaaahp)是一个五岁的小男孩。他喜欢在Wii上打网球,听着Mr.Man的书入睡,最爱的零食是奶酪条和苹果泥。他是“数字原生代”,在他短短五年的人生中他的小手指几乎一直在iPad和iPhone的屏幕上滑动。甚至有一天早上,当他的父母还没醒时,他自己打开了电视机,切换到了Roku播放器,在Amazon Instant上找到他喜欢的频道,准确地猜到了支付密码后开始看节目。   Noah是我的儿子,他最近迷上了Twitter。他求了我好几次给他开通账号,要不就直接用我的账号发(甚至不经过我同意)。自从2014年12月以来,他已经在Twitter上发布了几百条信息,关注了至少250人,还有了50多个粉丝。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刚刚学会阅读的用户来说算是很不错了。 Noah周一至周五都要去幼儿园,放学时带回他在学校涂鸦的纸质作品。如果你也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孩,那你大概也会知道文化和垃圾之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Noah的创意作品最后几乎都进了垃圾桶,否则我们就要被淹没在他越来越多的“大作”之中。但是创新的过程,和最后的成果是一样有意义的。 所以我很欣然地把Noah的Twitter看作他电子版的艺术作品:他在网上展现自我,利用可以获得的资源开拓他的想象力。这倒不是因为推特拯救了那些被不由衷地赞赏、最后躺在垃圾桶里的画作,而是因为Twitter替我们保存了Noah那些富有表现力的作品,避免了漫天铺地纸张的浪费,同时也让更多人看到Noah的作品。 我很难在Twitter上看到类似@beebaaahp的账号。他的tweet有些很可爱,有的很愚蠢,很荒谬,不知所谓,但是全都很孩子气。他们展示了一个五岁小男孩在触屏键盘上的视野,emoji表情,还有通过手机抓拍到的世界和Google图片搜索。他们还透露了他的爱好,鲨鱼,他自己还有他的家人——这一切都是通过他独特的表达方式。   有时候我会思考,这么小的孩子是否应该从这样的网络世界被隔离,但是我迅速地意识到了这种想法背后的资产阶级思想:认为纯真无邪的小孩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上需要我们保护。但是同时,孩子也是这个社会的成员,文化的参与者和创造的公民。和处于不知名的恐惧隔离他们相比,我觉得让他们参与进来也许更好。 当我在Noah这个年纪的时候,我才刚刚开始有模糊的记忆,我记得我在我父亲位于多伦多西奈山医院的办公室帮他寄信给一个会议的参会者。办公室里的工具,尤其是口述录音机和打字机让我深深着迷,并非作为一种交流手段,而是那些人机接口:脚下的录音机踏板和手指下的打印机按键,在我看来更像是玩具。轻轻一按,打开IBM Selectric(一种电动打字机),塞进一张纸,然后转动轮子让它进入滚轴。神奇的是,按下一个按键就能在纸张上打印出黑色墨水的字母,伴随着特别的机械声响:打字机滑架弹回的声音,把纸从打字机中拿的声音。我们把那些不知所谓的打字作品带回家作为纪念。 同样的,Noah也从Twitter提供的人机接口中找到了乐趣,尽管他只会打一些简单的单词,比如Mom,Dad,is,too。更多的时候,他只是随便敲击一些字母胡言乱语,但是看着他tweet让我意识到手机和社交媒体带来的快乐并不仅仅是文字交流,还有图像和触觉的体验,这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   当Noah从我的账号转到他自己的账号时,才迎来了他的Twitter小时代。很快,他就开始关注推送的信息,不加分析地点赞和转发,关注timeline里所有没有关注的人。 但是这种愉悦并不仅仅是靠点亮那些灰色的星星点亮生活,Noah也体会到了被关注的乐趣,通过给他人发送通知。很多情况下,这种举动只是为了合群,,享受着寒暄,而非内容本身。有时我们反复地传阅手机,他拿我的手机收藏、转发再发布一些信息,然后我再收藏他的tweet,转发,这样循环往复。我们是两个用星星和推送通知互相装饰的灵长类动物。 鉴于他不会打字,他的大多数tweet都是照片和emoji。对于小孩来说,emoji是很好的语言,可爱又直接。除此以外,他还会发我手机键盘里的其他语言的字符,比如梵语、希伯来语和希腊语。这让我意识到,文字,也有和图片一样的魅力。   孩子在Twitter上获得的乐趣其实与你我的无异。尽管他们不用文字交流,也不关注时事,但是像他们一样,我们的乐趣也来源于人类的社交,有反馈的接口,还有字母和表情符号共同构成的图形效果。 Noah的Twitter习惯也揭示了Twitter那些复杂算法下的某种设计,通过吞噬我们的数据制造相应的体验。Noah绝对是Twitter最喜欢的用户,他follow系统推荐的所有人,没有头脑的转发,包括广告。但同时,他也有自己的社交圈限制,他的直系家庭成员(父母和他的哥哥),在算法的合理建议之下,让他有更多可以follow的人。同时,我的朋友也可以看到我喜欢的Twitter号,被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吸引然后follow他。随着@beebaaahp拓展他的社交圈,我的社交圈里也出现了很多有趣的信息。由于在twitter app上你可以看见follow你的人关注的其他人的信息,Noah的朋友圈里也出现了和我作为一个媒体研究者相关的内容,尽管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让我来整理一下思路。Twitter向我推送了一些我五岁的儿子follow的内容,而他follow这些人是因为他follow所有Twitter推荐的账号。而这些账号向我推送的内容吸引我是因为Noah关注了我朋友的朋友,也许并不怎么联系。因此Twitter才能给我推送一些我感兴趣的内容,出于这个原因,我甚至打算follow一些Noah的朋友。 当Twitter刚刚发布这种算法功能时,就好像Facebook的news feed一样,许多评论家都发出一声哀嚎,Zeynep Tufekci声称这会剥夺用户个人决定信息流的能力,让那些影响力小的内容更不易于出现在大众面前。虽然我认同Tufekci的观点,但是我更赞赏这种算法在循环有用信息上的作用。它方便到连一个才刚刚会一点点阅读的小孩都可以使用。但是它只作用于有限的人际关系,加强原本就存在的联系,而不是让你听见不同的声音。如今社交网络的回声墙和Daily Me特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突出。 这种算法过程揭示了我们部分的网络关系结构,以及这种网络关系如何加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扭曲感。当然,一个很小的孩子在许多方面都和我们不尽相同。但是他们的出生,让我们某些特定的文化体验得以在下一代身上连续,传递各种特权,或是缺失特权。虽然没有文字交流,Noah的Twitter体验得益于他父母大学媒体研究者的身份。即使在互联网充满了变数的地方,身份的延续、家庭的特性和根深蒂固依然牢不可破。 现在为止,@beebaaahp似乎依然沉浸于给予和接受推送,发布模糊的自拍照和海豚emoji的乐趣中。但是童年唯一可以预见的就是持续的改变。我已经可以预见到,很快,他就会找到新的作乐方式,抛弃Twitter,但我们真的会想念现在的日子。

双语解析为何一条推文让twitter损失80亿

By any measure, Twitter hit particularly rough conditions on Tuesday night, which sent its share price into a tailspin。 无论怎么看,周二晚上Twitter陷入了棘手窘境,导致其股价大跌。 双语解析一条推文让twitter损失80亿  At one point in the final hours of trading, the stock had lost more than $8bn (£5bn), or 25% of its opening price。 就在股市交易最后几小时中的某一时刻,市值损失了超过80亿美元(50亿英镑),股价大跌25%。 What actually happened?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Twitter was due to announce its earnings for the first quarter of the year after close of trading on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where the company is listed。 Twitter是纽约证交所上市公司,本应在纽约证交所股市收盘时发布第一季度的财报的。 Announcing results after the markets close gives investors a chance to digest the news, sleep on it, and then start trading again the next day。 股市收盘时才公布结果可以让投资者有机会消化下新闻内容、思考思考,第二天再开始交易。 Except it turns out that somebody thought it would be a good idea to release this…

五一劳动节 Twitter上正在疯狂晒工资

  BI中文站 5月4日报道 不久前,一名名为劳伦-沃斯尼克尔(Lauren Voswinkel)的程序员在Twitter上发起了一个名为“#talkpay”的话题,他希望通过此举鼓励更多的人们透露出自己的职业以及工资,并从一定程度上解决当今员工多样性与薪资的透明性问题。 在沃斯尼克尔发起了这项活动后,许多科技界从业人员都大方在Twitter上分享了自己的职务和薪资。 “#talkpay,98-04年担任科技企业顾问,年薪7万美元以及每年1万美元左右的调薪,现在每年的薪水在14万美元左右。”— Livia Labate (@livlab),2015年5月1日 “#talkpay,男性高级iOS开发员,2011年年薪5万美元。2012年搬去湾区工作,年薪上涨至9万美元。2014年年薪为13.5万美元,今年年薪则达到了14.5万美元。”—Offer Letter (@OfferLetterIO),2015年5月1日 对此,美国媒体BI特约编辑肖恩-菲洛(Shane Ferro)表示,从这些公开和匿名反馈内容来看,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就是并非所有人职业生涯的薪资都是一直处于上升状态的,因为有不少人会为了从事自己更感兴趣的职业而宁愿选择降薪。 举例来说,一名名为罗西-普瑞吉尔(Rosie Pringle)的用户就表示,自己在2011年从事兼职互动界面设计师时候的时薪是40美元,2014年从事产品设计师的年薪是7.5万美元,但在2015年自己创业后的年收入大概仅为5万美元左右。 与此同时,菲洛还表示自己听说过有不少妻子或者女朋友赚的比男方更多的案例。其中,就有一名男性用户表示自己的妻子一直以来都比自己挣的更多,且双方薪资之间的差距很大,自己对此感到非常满意,但妻子似乎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兴奋。

色情网站流量到底有多大

生活在互联网世界的人,都曾或多或少地浏览过在许多国家仍受管制的色情网站。我们很难洞察这类网站的发展状况,因为相关的确切数据实在是少之又少。可以肯定的是,色情网站的访问量肯定少不了。事实证明上述猜测是正确的,因为根据谷歌旗下广告服务商Doubleclick的数据显示,独立访问量前500名的网站中,竟有数十个是成人网站!   图为Xvideos服务器阵列。 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Xvideos每月有44亿的访问量,这个数字是CNN官网或24小时专门播放体育节目ESPN电视网的访问量的3倍,是社交新闻站点Reddit的2倍。YouPorn、Tube8和Pornhub这些大型的色情网站,其访问量也可以让除了Google和Facebook等超大型网站之外的小网站们相形见绌。 从访问量中,我们只能得出色情网站要比非色情网站更受欢迎这个结论。44亿访问量听起来确实是个天文数字,但是当你将用户在色情网站上做的事考虑在内,你就会发现,色情网站的大小和规模也不可小觑。 去看一下Alexa排名吧,此刻排在第26位的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Xvideos。在它的身后,有搜狐、凤凰、天猫、阿里巴巴这些中国人知名的网站。 根据著名科技博客extremetech的数据,Xvideos每个月有44亿的访问量,想想这个流量背后的网站架构/服务器/页面加载速度等等指标,哪一个是我们可以忽视的?毕竟对于这类网站来说,光图片和文字的流量已经非常可观了,但是对于有追求的网站,必须要推视频才能有竞争力。排名第二的YouPorn的纯带宽是著名视频网站Hulu的六倍。 网站规模 色情网站和非色情网站的主要区别就是访问者的停留时间。Engadget和ExtremeTech这类科技网站的用户平均停留时间在3到6分钟之间,这足以让用户阅读完几篇文章了;而色情网站的用户停留时间则在15到20分钟之间。 两者之间的差异也情有可原,因为大多数网站的内容主要是文字和图片,大型色情网站则力推视频内容,众所周知,看完一段视频所花的时间可比阅读完一篇文章花的多。ExtremeTech主页的数据大小约为数百万字节,但一段只有480 200低分辨率的色情视频,每秒的数据量就在10万字节左右,15分钟的视频就可以耗掉约9千万字节的流量。将9千万字节乘以Xvideos网站每月约3.5亿的访问人数,就可以得出Xvideos每月需要处理29PB的字节(1PB=1024TB,1TB=1024GB),即每秒50GB字节的的数据传送。 简而言之,色情网站每天需要处理海量的数据。在纯带宽(单位时间内可传输的数据量)上,美国本土能够与之匹敌的也仅有视频网站YouTube或Hulu了。色情网站的规模大到难以想象,排名第二的YouPorn的纯带宽都要比Hulu大出6倍。

Twitter去粗取精 去伪存真

  Twitter 的Highlights功能是这个社交软件最近为吸引用户所做的最新尝试。这个新功能根据用户的信息来向他们推送相关推文摘要,使用户免于亲自苦苦搜寻。不过目前该功能仅适用于安卓用户。 Twitter似乎被赋予了Facebook的相似功能,类似于Facebook的News Feed—主要是向用户推送精选的消息摘要,当然是和他们的关注内容有关,使他们免于搜寻之苦。 Highlights每天会向用户推送两组精选微博热门信息摘要。用户浏览这些推送消息,随后在他们的Twitter时刻表上显示这些信息。Twitter在博文中称,“highlights可以让你快速了解与你最相关的信息。” 提及Highlights的选择性推送消息功能,Twitter指出,“我们会考虑到用户中比较受人欢迎的主页和博文,关系较近的好友,或者是当地网络中比较热门的话题和事件,还有用户关注的流行人物。” Twitter公司上周重新设计了他们的主页,这样没有注册或者是登陆的潜水用户同样可以收到推送消息。Twitter一直试图向华尔街证实他们有很庞大的用户群体,并不仅有他们所公布的数据之多。在其今年2月公布的第四季度收益报告中,该公司称每月大约有2.88亿人频繁使用该服务。 而与此同时Facebook最近也公布了News Feed的几个新特性,旨在让用户可以浏览更多来自他们好友的消息,而是公司更难以无偿发布信息。 Gartner研究主管Brian Blau表示,对于那些并不想注册Twitter的用户或者是那些并不想实时耗在Twitter上的潜水用户,这个功能无疑很受欢迎。

Twitter禁止用户发布暴力威胁信息

  据悉,本周二,Twitter官方发布消息将严厉禁止用户在其社交网站上发布涉及暴力威胁的信息,一旦发现将立即封号。此前,Twitter一直仅在其微博网站上禁止用户发布涉嫌暴力威胁帖子。此次在Twitter总顾问Vijaya Gadde的指导下,Twitter更改了用户的使用注意事项,明确了禁止发布暴力威胁信息的规定,Vijaya Gadde认为“Twitter应该采取更直接有效的措施,而不是一言不发”。此外,Twitter此次还发布了其它惩罚措施,比如对滥用Twitter者暂停账号。Twitter表示将在今年9月以及明年2,3月进一步更新网站管理措施。

苹果推送iOS 8.3更新 陌生短信可过滤

在经过数月测试之后,苹果终于在今天早些时候正式发布了面向iPhone、iPad和iPod Touch的iOS 8.3更新,详情如下: – 增加300多个新的表情符号; – 更便于输入表情符号的键盘UI; – Siri新增支持俄罗斯语、丹麦语、荷兰语、泰国语、瑞典语、土耳其语和葡萄牙语;   - 支持通过Siri服务打开免提通话; – 通过iTunes Store下载免费内容时无需验证密码; – Messages应用还加入了新的过滤选项,用户只需在“设置”选项中选择优先顺序,即可为Messages应用增加一个过滤栏,从而将来自未知发件人的信息与主信息列表分离开来; – 修复了Apple Watch应用在使用连续背景位置更新时的漏洞。 值得一提的是,iOS 8.3是苹果一个采用公测方式的系统版本,预计这种模式也会被延续到未来的iOS 9当中。目前,有消息称苹果有望在今年夏天发布新一代iOS系统。

传谷歌FB收购Twitter 游戏股受影响大涨

包括《巴伦周刊》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Twitter已接到收购报价,但正在试图抵御这样的收购。未经证实的传闻则显示,Twitter已聘请高盛作为顾问方,应对可能的收购者。   有消息称,Facebook正与谷歌争夺收购Twitter的机会 这并不是首次出现Twitter可能被收购的传闻。这样的传闻已经持续多年,早在Twitter尚未上市时就已经存在。今年1月有消息称,谷歌可能正在追逐Twitter。在此次的传闻中,谷歌再次被认为是可能的收购方。 与谷歌参与的传言同时,Facebook也被卷进了这场收购疑云。同样有消息称,Facebook正与谷歌争夺收购Twitter的机会。   受传言影响港股中科技游戏类股票普遍大涨 受传闻影响,本港上市的科技股今早普遍向上,游戏类股票全线飘红。其中飞鱼科技涨幅高达52.17%、联众上涨46.22%进入了今日港股涨幅前五名,蓝港互动和网龙的涨幅也均超过了35%,进入了前20名。除此以外,中国手游文化、博雅互动也以高涨幅收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