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Twitter中文网资讯

twitter中文网趣事、新闻。

Twitter去粗取精 去伪存真

  Twitter 的Highlights功能是这个社交软件最近为吸引用户所做的最新尝试。这个新功能根据用户的信息来向他们推送相关推文摘要,使用户免于亲自苦苦搜寻。不过目前该功能仅适用于安卓用户。 Twitter似乎被赋予了Facebook的相似功能,类似于Facebook的News Feed—主要是向用户推送精选的消息摘要,当然是和他们的关注内容有关,使他们免于搜寻之苦。 Highlights每天会向用户推送两组精选微博热门信息摘要。用户浏览这些推送消息,随后在他们的Twitter时刻表上显示这些信息。Twitter在博文中称,“highlights可以让你快速了解与你最相关的信息。” 提及Highlights的选择性推送消息功能,Twitter指出,“我们会考虑到用户中比较受人欢迎的主页和博文,关系较近的好友,或者是当地网络中比较热门的话题和事件,还有用户关注的流行人物。” Twitter公司上周重新设计了他们的主页,这样没有注册或者是登陆的潜水用户同样可以收到推送消息。Twitter一直试图向华尔街证实他们有很庞大的用户群体,并不仅有他们所公布的数据之多。在其今年2月公布的第四季度收益报告中,该公司称每月大约有2.88亿人频繁使用该服务。 而与此同时Facebook最近也公布了News Feed的几个新特性,旨在让用户可以浏览更多来自他们好友的消息,而是公司更难以无偿发布信息。 Gartner研究主管Brian Blau表示,对于那些并不想注册Twitter的用户或者是那些并不想实时耗在Twitter上的潜水用户,这个功能无疑很受欢迎。

Twitter禁止用户发布暴力威胁信息

  据悉,本周二,Twitter官方发布消息将严厉禁止用户在其社交网站上发布涉及暴力威胁的信息,一旦发现将立即封号。此前,Twitter一直仅在其微博网站上禁止用户发布涉嫌暴力威胁帖子。此次在Twitter总顾问Vijaya Gadde的指导下,Twitter更改了用户的使用注意事项,明确了禁止发布暴力威胁信息的规定,Vijaya Gadde认为“Twitter应该采取更直接有效的措施,而不是一言不发”。此外,Twitter此次还发布了其它惩罚措施,比如对滥用Twitter者暂停账号。Twitter表示将在今年9月以及明年2,3月进一步更新网站管理措施。

传谷歌FB收购Twitter 游戏股受影响大涨

包括《巴伦周刊》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Twitter已接到收购报价,但正在试图抵御这样的收购。未经证实的传闻则显示,Twitter已聘请高盛作为顾问方,应对可能的收购者。   有消息称,Facebook正与谷歌争夺收购Twitter的机会 这并不是首次出现Twitter可能被收购的传闻。这样的传闻已经持续多年,早在Twitter尚未上市时就已经存在。今年1月有消息称,谷歌可能正在追逐Twitter。在此次的传闻中,谷歌再次被认为是可能的收购方。 与谷歌参与的传言同时,Facebook也被卷进了这场收购疑云。同样有消息称,Facebook正与谷歌争夺收购Twitter的机会。   受传言影响港股中科技游戏类股票普遍大涨 受传闻影响,本港上市的科技股今早普遍向上,游戏类股票全线飘红。其中飞鱼科技涨幅高达52.17%、联众上涨46.22%进入了今日港股涨幅前五名,蓝港互动和网龙的涨幅也均超过了35%,进入了前20名。除此以外,中国手游文化、博雅互动也以高涨幅收盘。

一个玩Twitter的五岁小男孩教会我的事

Noah(你也可以叫他@beebaaahp)是一个五岁的小男孩。他喜欢在Wii上打网球,听着Mr.Man的书入睡,最爱的零食是奶酪条和苹果泥。他是“数字原生代”,在他短短五年的人生中他的小手指几乎一直在iPad和iPhone的屏幕上滑动。甚至有一天早上,当他的父母还没醒时,他自己打开了电视机,切换到了Roku播放器,在Amazon Instant上找到他喜欢的频道,准确地猜到了支付密码后开始看节目。   Noah是我的儿子,他最近迷上了Twitter。他求了我好几次给他开通账号,要不就直接用我的账号发(甚至不经过我同意)。自从2014年12月以来,他已经在Twitter上发布了几百条信息,关注了至少250人,还有了50多个粉丝。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刚刚学会阅读的用户来说算是很不错了。 Noah周一至周五都要去幼儿园,放学时带回他在学校涂鸦的纸质作品。如果你也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孩,那你大概也会知道文化和垃圾之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Noah的创意作品最后几乎都进了垃圾桶,否则我们就要被淹没在他越来越多的“大作”之中。但是创新的过程,和最后的成果是一样有意义的。 所以我很欣然地把Noah的Twitter看作他电子版的艺术作品:他在网上展现自我,利用可以获得的资源开拓他的想象力。这倒不是因为推特拯救了那些被不由衷地赞赏、最后躺在垃圾桶里的画作,而是因为Twitter替我们保存了Noah那些富有表现力的作品,避免了漫天铺地纸张的浪费,同时也让更多人看到Noah的作品。 我很难在Twitter上看到类似@beebaaahp的账号。他的tweet有些很可爱,有的很愚蠢,很荒谬,不知所谓,但是全都很孩子气。他们展示了一个五岁小男孩在触屏键盘上的视野,emoji表情,还有通过手机抓拍到的世界和Google图片搜索。他们还透露了他的爱好,鲨鱼,他自己还有他的家人——这一切都是通过他独特的表达方式。   有时候我会思考,这么小的孩子是否应该从这样的网络世界被隔离,但是我迅速地意识到了这种想法背后的资产阶级思想:认为纯真无邪的小孩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上需要我们保护。但是同时,孩子也是这个社会的成员,文化的参与者和创造的公民。和处于不知名的恐惧隔离他们相比,我觉得让他们参与进来也许更好。 当我在Noah这个年纪的时候,我才刚刚开始有模糊的记忆,我记得我在我父亲位于多伦多西奈山医院的办公室帮他寄信给一个会议的参会者。办公室里的工具,尤其是口述录音机和打字机让我深深着迷,并非作为一种交流手段,而是那些人机接口:脚下的录音机踏板和手指下的打印机按键,在我看来更像是玩具。轻轻一按,打开IBM Selectric(一种电动打字机),塞进一张纸,然后转动轮子让它进入滚轴。神奇的是,按下一个按键就能在纸张上打印出黑色墨水的字母,伴随着特别的机械声响:打字机滑架弹回的声音,把纸从打字机中拿的声音。我们把那些不知所谓的打字作品带回家作为纪念。 同样的,Noah也从Twitter提供的人机接口中找到了乐趣,尽管他只会打一些简单的单词,比如Mom,Dad,is,too。更多的时候,他只是随便敲击一些字母胡言乱语,但是看着他tweet让我意识到手机和社交媒体带来的快乐并不仅仅是文字交流,还有图像和触觉的体验,这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   当Noah从我的账号转到他自己的账号时,才迎来了他的Twitter小时代。很快,他就开始关注推送的信息,不加分析地点赞和转发,关注timeline里所有没有关注的人。 但是这种愉悦并不仅仅是靠点亮那些灰色的星星点亮生活,Noah也体会到了被关注的乐趣,通过给他人发送通知。很多情况下,这种举动只是为了合群,,享受着寒暄,而非内容本身。有时我们反复地传阅手机,他拿我的手机收藏、转发再发布一些信息,然后我再收藏他的tweet,转发,这样循环往复。我们是两个用星星和推送通知互相装饰的灵长类动物。 鉴于他不会打字,他的大多数tweet都是照片和emoji。对于小孩来说,emoji是很好的语言,可爱又直接。除此以外,他还会发我手机键盘里的其他语言的字符,比如梵语、希伯来语和希腊语。这让我意识到,文字,也有和图片一样的魅力。   孩子在Twitter上获得的乐趣其实与你我的无异。尽管他们不用文字交流,也不关注时事,但是像他们一样,我们的乐趣也来源于人类的社交,有反馈的接口,还有字母和表情符号共同构成的图形效果。 Noah的Twitter习惯也揭示了Twitter那些复杂算法下的某种设计,通过吞噬我们的数据制造相应的体验。Noah绝对是Twitter最喜欢的用户,他follow系统推荐的所有人,没有头脑的转发,包括广告。但同时,他也有自己的社交圈限制,他的直系家庭成员(父母和他的哥哥),在算法的合理建议之下,让他有更多可以follow的人。同时,我的朋友也可以看到我喜欢的Twitter号,被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吸引然后follow他。随着@beebaaahp拓展他的社交圈,我的社交圈里也出现了很多有趣的信息。由于在twitter app上你可以看见follow你的人关注的其他人的信息,Noah的朋友圈里也出现了和我作为一个媒体研究者相关的内容,尽管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让我来整理一下思路。Twitter向我推送了一些我五岁的儿子follow的内容,而他follow这些人是因为他follow所有Twitter推荐的账号。而这些账号向我推送的内容吸引我是因为Noah关注了我朋友的朋友,也许并不怎么联系。因此Twitter才能给我推送一些我感兴趣的内容,出于这个原因,我甚至打算follow一些Noah的朋友。 当Twitter刚刚发布这种算法功能时,就好像Facebook的news feed一样,许多评论家都发出一声哀嚎,Zeynep Tufekci声称这会剥夺用户个人决定信息流的能力,让那些影响力小的内容更不易于出现在大众面前。虽然我认同Tufekci的观点,但是我更赞赏这种算法在循环有用信息上的作用。它方便到连一个才刚刚会一点点阅读的小孩都可以使用。但是它只作用于有限的人际关系,加强原本就存在的联系,而不是让你听见不同的声音。如今社交网络的回声墙和Daily Me特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突出。 这种算法过程揭示了我们部分的网络关系结构,以及这种网络关系如何加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扭曲感。当然,一个很小的孩子在许多方面都和我们不尽相同。但是他们的出生,让我们某些特定的文化体验得以在下一代身上连续,传递各种特权,或是缺失特权。虽然没有文字交流,Noah的Twitter体验得益于他父母大学媒体研究者的身份。即使在互联网充满了变数的地方,身份的延续、家庭的特性和根深蒂固依然牢不可破。 现在为止,@beebaaahp似乎依然沉浸于给予和接受推送,发布模糊的自拍照和海豚emoji的乐趣中。但是童年唯一可以预见的就是持续的改变。我已经可以预见到,很快,他就会找到新的作乐方式,抛弃Twitter,但我们真的会想念现在的日子。

最新版iOS 8不再支持一键分享到Twitter

  Twitter官网讯:iOS 8测试版于上周面向测试用户和开发者发布,新系统不再拥有将内容分享到Twitter的选项。在iOS 8 beta版本中,不但苹果Photos和 Safari等许多手机自带应用的一键分享列表中不再包含Twiier选项,所有第三方应用都不再支持将内容分享到Twitter。苹果公司的这一举措极有可能是为了某个即将推出的新功能或应用做铺垫。Twitter的媒体共享选项允许一次上传多张图片、给动态GIF图片添加水印以及支持视频文件上传。而苹果内置的iOS上传器则逊色很多,一次只能上传一张图片,且不支持视频、GIF动图和水印添加。

空客A320客机法国南部坠毁 家属发Twitter寻人

  请问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你们能够确认这个孩子在A320客机上么,我非常担心他,他是我的弟弟。   Sam:我的兄弟在这架飞机上 【Twitter中文网】据法新社3月24日消息,德国汉莎航空旗下德国之翼航空的A320客机24日在法国南部坠毁,该航班由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尔多夫。机上载有144名乘客和6名机组人员。 客机坠毁消息传出后,乘客家属心急如焚,开始有人在Twitter(国外的一个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消息,确认自己的亲属是否在失事客机上。   请问德国之翼航空公司,你能确认这个人是登机乘客之一么,如果能的话,这个人是我的弟弟。

中国版Twitter的生活与死亡

中国版Twitter饭否,一家成立于2007年的类twitter网站,中国微博的鼻祖。如今新浪的用户们对这个瘦小干枯的前辈了解不多,但在偶尔的偶尔,饭否也有机会在微博刷一刷脸,比如发生于昨天下午(3月22日)的抄袭事件就导致“饭否”一词一度挤进了微博实时热搜榜的前十。饭否非官方公众号“饭否”(fanfoublog)于当晚对事件做了简要总结如下: 因为饭否@猫橘子发现微博大号@silver是水果味儿的有相当一部分微博内容都是抄袭的,截图表明那些内容来自“饭否”。在饭否@恶人寰的传播下,很多饭友开始到微博谴责@silver是水果味儿的。直到后来@silver是水果味儿的发微博承认自己抄袭,并向饭友们道歉。 抄袭在微博司空见惯,由此引发的撕逼更是每每涉及微博之外的许多群体。在这些群体中,饭否是古老而略带神秘的一个集合。这个07年的社区如今还好么?它为用户创造了怎样的difference?饭否用户们因为何种热情前来微博口诛笔伐?问题颇多,诸位细听。 8岁的饭否,你还好吗? 饭否成立于2007年,其创始人是如今凭借美团大获成功的连续创业者王兴。王老板的另一知名项目校内网于06年出售给千橡集团,并在不久后改名人人。 “饭否”取典“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用中国人见面一句“吃了没”表明其日常社交属性。当时的中国,类似twitter的微型博客有六七家,饭否是其中功能最完备、体验最流畅的网站。 饭否在中国开创了类似twitter的崭新产品形态,并在08、09年红极一时,吸引了许多前沿网民如程序员入驻。重内容轻形式的产品形态使饭否内部言论活跃,KOL纷纷涌现,有不少名人如陈丹青、梁文道、连岳、陈晓卿、和菜头等以普通用户的身份活跃其中,为中国网民提供了一个近距离接触专家和偶像的机会,颇类新浪微博如今的明星云集现象,只是没有加V。 然而,与校内网类似,饭否同样算不上幸运,或许更为不幸。2009年夏季,在日趋严厉的互联网内容监管下,以某次政治事件为导火索,饭否所有服务器遭受关闭,不久之后与其类似的叽歪、嘀咕等网站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关停期间,饭否团队通过博客与用户沟通,并在较晚时候提供了用户数据下载,承诺“会带着更好的饭否回来”。有饭友试图用百度贴吧及豆瓣小组的形式为饭否用户提供一个临时集散地。但在不久之后,饭否团队博客遭关闭,百度饭否贴吧遭关闭,百度百科“饭否”词条被删除,豆瓣小组“饭否”“饭否官方”“饭否观光团”“饭否话痨圈”等相关小组被解散。 直至关停505天后,2010年冬,饭否才逐渐恢复运营。然而,在饭否关闭期间,新浪、网易、腾讯、搜狐等国内门户巨头先后推出了微型博客服务,其中新浪微博成为发展最快如今也最成熟的一家。有评论认为饭否的关停是新浪微博得以迅速发展的契机之一。 505天对一个初创公司来讲可以发生什么?人员更替、产品迭代甚至股东易主都是常见之事,以互联网企业的发展速度,505天很可能是一个A轮到B轮的跨度,而这505天对于饭否来说则是用户散逸、人员流失及竞争对手雄起。疏于内容监管终于使饭否遭受了灭顶之灾,这对王兴来说无疑是又一重大打击(对不起呀,王老板)。 2015年5月12日是饭否8周年生日,11月25日则将是其复活5周年纪念日。坦白来讲,经历了505天的空白期,如今的饭否还能活着已属奇迹。 日常琐碎,和而不同 经历了暴力封杀和强大竞品微博的冲击,饭否时至今日仍在运转。虽然总有用户时不时离去,新人却也总能被发掘出来,饭否的用户量一直保持了微妙的平衡。 饭否上的KOL们(他们常被戏称为“饭否红人”)常常自嘲“过气儿”,诚然,饭否上的活跃用户群体,或曰“圈子”,早已更换了一拨儿又一拨儿。现在仍能找出07、08年的老用户(其中有很多是义务运营、维护饭否的程序员们),然而饭否如今的话痨“主力”恐怕是10年复活节之后受邀前来的新用户们,注册时间小于1年的活跃账号也不在少数。 饭否内容的特点是(与微博相比):刻意的内容少,无意的内容多;营销内容少,社交内容多;垃圾内容少,有价值的内容也不多。 具体下来,就是满篇的日常。谁又考试了,谁又逗猫了,谁和领导撕逼了,谁家的二大爷又不转不是中国人了。知乎某用户曾说饭否人“拉个屎也要直播”,虽然不怀好意,描述的倒也是实情。严格来讲,饭否日常多为鸡毛蒜皮之事,因其用户较少也被许多饭友当作私密的“树洞”使用,涉及情感与生活的内容相对较多,而精品内容实在谈不上成规模,段子数量更是不值一提,抄袭事件不太可能是常态。不排除少量有趣用户在饭否有意无意地持续创造优质内容,但就饭否整体而言,如果你认为这个网站又小众又有逼格,不妨认为“有逼格”是相对微博的满屏广告而言。 饭否内容能与微博产生较大差别,除了饭否早期用户的刻意引导,主要还是与其产品形态有关。 用户平等,身份统一:不管多大的明星来到饭否,他也无法“加V”或者使其账号带有认证属性。比如单就@王兴的饭否页面而言,你无法找到这位创始人的账号与普通账号的不同。事实上,王兴每天被饭友们大量地@,饭否连接一旦出现故障,王老板就被饭友们调侃成“你又下片儿了”(用饭否服务器下载)。不针对名人明星进行刻意的运营和凸显,是饭否保持至今的一大特色。 杜绝广告,减少杂讯:如今的饭否早已没有官方运营,然而广告账号还是出现后很快就被封杀。其实以饭否的用户量而言,我不认为在饭否投放广告有多大的意义。拒绝广告只是表象,饭否用这种思维方式保持了其逼格——清爽的界面、简洁的按钮和简单的功能。似乎设计团队在最开始就想尽量减少对用户的视觉干扰,而用户则可专注于“TL”,即饭否的灵魂部分。 转评不分,页如其人:与早期的twitter类似,饭否至今也并未在TL中刻意区分原发消息、转发消息及评论消息,每一条消息都是一条独立的消息,每一条消息都会在用户个人的TL出现。点进一个人的饭否主页,就能看到他在饭否的所有言行(除了不公开的私信),这使得饭否用户很难当人一面背人一面,在一定程度上使得社交氛围更加真诚。这使饭否杜绝了这样一种人——在别人的微博下污言秽语地评论,自己的页面却干净安好宛如晴天。而这种人也是在微博较为常见的。 还有一些有趣的细节,比如饭否不具备点赞系统,用户不管是想点蜡烛还是想点赞,往往都会转发,这就常常营造出暧昧的氛围。因此饭否的幸灾乐祸往往伴随着成片的狂转,颇有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风趣。 当然,拒绝大V和广告,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拒绝了商业价值;转评原创不分开,精品消息传播难的问题就难以解决(不管转评内容有多少,整条消息不会超过140字,因此会导致源消息显示不全)。饭否用户可以不懈微博在商业上的成功,事实上二者本就没有相比的必要。因此,饭否的产品特点是优是劣,就是价值讨论的范畴了。 饭生活与饭死亡 由大量生活碎片与情感宣泄组成的TL形成了极强的用户黏性,虽然没有数据支持,我认为饭否的用户活跃程度是极其惊人的。在这用户人数也许不足百万的小地方,消息数高达数万数十万的饭友却大有人在,这一比例恐怕远非微博可比。 对许多饭否用户来说,饭否已经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创始人王兴的BIO(自述)上写道: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的确,“刷饭”(浏览或发布饭否消息)对于许多用户来说已是日常,午夜刷饭、起床刷饭、上班刷饭、吃饭刷饭是习以为常的动作,不管生活多么匆忙,刷饭的手总是停不下来。好像饭否是繁忙都市中的一个村庄,这个村庄的住民有着独自的慢生活节奏,不管现实中的他们是什么样,饭上的他们往往无所事事、迷糊随和。 也许受“饭否”这个名字感染,饭否的用户以一条条琐碎的消息构筑了一个异常淳朴的世界。这里的用户自得其乐,或多或少带有一点排外的情绪,对于微博抄袭事件有如此之大的反应也是理所应当。这是一种敝帚自珍的情感,在充满速度与时尚感的互联网世界,更是显得难能可贵。 然而,“桃花源里可耕田”却是避不开的话题。关于饭否很快就要关闭的传言从2010年饭否复活开始就时不时冒头,虽然以王兴为首的饭否团队屡次出面辟谣,辟谣的消息也免不了带上一剂“真的坚持不下去,我会提前告知”的预防针。一个没有任何收益也缺乏成长空间的网站对于拥有者来说始终是种负担,老员工和老用户们的义务维护也是朝不保夕。摆在所有热爱饭否的用户面前,最严峻的事实是,饭否是一个空中花园,美好而不可持续。 不止一次,有饭否用户提议发起饭否募捐——或许,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该称之为“众筹”——但就我所知,饭否尚未危急到没有这笔钱就撑不下去的地步,因此捐款行动目前停留在口头意向。真的到了那一天,这种众筹能否发起、募资之后是否有用又成了新的问题。 无论如何,一个产品不应该靠着用户的救济得过且过,然而谁来推动饭否的产品化?面对已经十分成熟的微博市场,王兴显然已没有时间和精力拿起饭否再玩一次。而就算以饭否为名发起股权众筹,即便能够从饭友手中筹得千万善款(极乐观估计),这笔钱又该往哪儿用、怎么花?哪位产品和运营大牛肯用这个行将就木的小网站赌自己的事业?如果没有牵头人,万千小股东组成的董事会,即便提出百十条诚恳的意见和创想,又有什么执行力去将其变为现实? 我不相信曾经红极一时的饭否没有可能性,更不相信用户黏性如此之高的社区不具备商业价值,然而我找不到翻盘点——以饭否目前的现状,它恐怕没有再起的必要。如果再做进一步臆想,若饭否真的产生商业价值,如今的用户是否仍然满意还是未知数,届时饭否可能失去高黏性用户这个立身之本,而离灭顶之灾更近一步。由此看来,这种勉为其难的状态,也许是饭否能够苟延残喘的唯一方式。 “让我们话痨到老”是很多饭友曾经的约定。如今,一些人走了,一些人留下。饭否这个网站能不能持续到年轻饭友们的60岁,目前来看,只是某个人说了算的事情。至于这个人是王兴,是某个饭友,还是外来的和尚,而饭否将迎来终焉、再起还是变为互联网史上一个公益神话,如果全部交给时间来揭露,未免也是可惜。 “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来自《岁月神偷》的这句话曾被写在2010年饭否的回归页上。曾经的饭否战胜了505天的光阴,在慢性死亡的过程中,这个用转发代替点赞的社区,又能否盼来一位英雄?

Twitter进军亚太广告市场

上个星期,Twitter在香港的办事处宣布正式成立,这是今年3月内该公司在亚洲成立的第二个分支机构。3月初,Twitter刚刚在印尼成立分支。Twitter接连地在亚洲开疆拓土,目的明确,那就是争取区内的广告客户。 尽管Twitter截至去年底仍未实现盈利,但广告收入几乎已经成为这家公司绝大多数的收入来源,且高速增长。以去年第四季度业绩为例,Twitter共计录得收入4.79亿美元,同比大幅增加97%,其中4.32亿元的收入则是来自广告商的贡献,占其总收入的90%,88%的广告收入来自流动广告收入。 若按地区划分,Twitter去年第四季度来自美国之外地区的国际收入则占到总收入的34%,达1.64亿美元,且增速高达149%,远远超过公司整体收入的水平。美国之外的地区正在成为Twitter新的增长动力。 Twitter本月新设立的香港办事处将由新兴市场销售总监Peter Greenberger领导,主攻大中华区内的网上及流动广告客户,其中的重中之重则是需要接触全球客户的中国企业,包括各类品牌以及应用程序开发商。目前Twitter正在香港招兵买马,吸引市场人才。 截至到去年底的第四季度,Twitter在全球共有2.88亿活跃用户,同比增加20%。每日发送的Tweet超过5亿条,80%的活跃用户通过移动装置登录。 移动互联网时代,Twitter的角色似乎正在从过往的社交媒体的角色,转向市场推广平台。根据Twitter的官方信息,该公司主要通过设计精密的定位技术,以兴趣、关键词、用户所在位置、所用通讯工具以及用户性别等不同项目,有效锁定目标对象,通过多种广告方案,协助广告商接触到用户群体。 Twitter的广告效果几何?市场研究公司Nielsen做了一项市场调查显示,曾接触过促销Tweet的受访者较未曾接触过的受访者,对品牌的好感平均高出30%,购买欲增加53%。多次接触(2至3次)同一促销Tweet的受访者,较只接触过一次的用户,对品牌好感增加10%。 广告商的投放已经对Twitter的推广效果做出最好的评判。按照Twitter公布的数据,去年第四季度,Twitter每1000条时间线已经可以录得2.37美元的收入,同比增加60%。 其实,除了Twitter进驻香港之外,Facebook、Google等也是依靠广告收入的美国互联网公司早在前两年已经在香港设立分支,目标也不外乎是吸引大中华区的广告商。市场既定,多一个市场参与者,不知未来战况如何。 诸如Twitter这类公司依靠广告赚的盆满钵满,而用户则要被动收看越来越多的广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广告成就了公司业绩,如果过度,或许也会导致用户流失。

Twitter将推视频功能 与YouTube正面交锋

Twitter正计划与YouTube在视频领域展开竞争。早在去年11月,Twitter就表示将会于2015年年内提供自己的视频服务。 依据Twitter的说法,该全新功能将会支持最长10分钟的视频,视频以特定方式的mp4和mov格式编码,但不能通过Twitter的Video Publisher进行编辑,目前也不支持广告。Twitter声称,该平台支持任何YouTube支持的视频内容,只要长度符合该平台的要求,并且没有文件大小限制,也就是说,Twitter鼓励用户上载高分辨率视频。 尽管不允许广告的存在,但是Twitter允许以分析为目的对视频进行的追踪行为。Twitter的常见问题板块声称他们的网站以及iOS和安卓应用将对Twitter Video Cards提供直接支持。 目前,video.twitter.com仅对少数认证用户开放,该服务何时推出也尚不清楚。但是Twitter似乎会在2015年早些时候推出该功能。

名人Twitter账号

  Twitter名人账号   @kaifulee 李开复   @Fenng 冯大辉,阿里巴巴著名架构师   @flypig 著名geek   @ifanr iFanrl爱范儿网站的官方twitter,关注掌上设备   @livid 著名Geek,高中辍学生   @thecarol 台湾地区非常著名的twitter   @guxiaoqiang 和@bao3 很有趣的推友,常有很恶搞搞笑和很时效的 tweets   @lianyue 连岳   @ahbei 阿北   @leungmantao 梁文道   @chaijingnews 柴静 新闻记者   @briian 不來恩,著名電腦blog重灌狂人主筆   @esorhjy 異塵行者   @FreeGroup 台灣免費資源網路社群   @nciku_tw n詞酷,免費的英漢字典及英文學習網站。每天 在twitter提供您一句英漢對照諺語。   @siko Web Developer   》国内艺人   @davidztao 陶吉吉   @cocolee117 李玟   @Gigi325 梁咏琪(要她确认后,才可以follow)   @oursandylam 林憶蓮   @ElvaHsiao 萧亚轩   @hinscheung 张敬轩   @jy6 容祖儿   @hoccgoomusic 香港歌手何韻詩   @at17at17 香港美聲女子組合at17   @fifififiona 薛凱琪   @sandee_chan 陳珊妮   @mylittleairport “My Little Airport band”   @ilub “ I love you boyz ”   @TwoCold 韓寒   @GuoJingming 郭敬明   @duYun 杜鹃   @Stefsunyanzi 孙燕姿   @VanNessVanWu 吴建豪   》国外艺人   @jason_mraz Jason Mraz   @BarackObama 奥巴马   @coldplay coldplay   @DamienRice DamienRice   @Murakami_Haruki 村上春樹(有人说是假的)   @TherealWill Will Smith   @jtimberlakeJustin Timberlake   @therealzooeyd 佐伊·丹斯切尔(《好好先生》里面那个很Q的美女,个人很喜欢)   @langfordperry 马修·派瑞 (我们可爱的Chanlder)   @Schwarzenegger 現任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格   @algore 前美國副總統高爾   @sevinnyne6126 Lindsay Lohan琳賽蘿涵,代表作   @katyperry Katy Perry   @beyonce Beyoncé(这个真的是她,不过她至今还是没有一条推)   @aliciakeys Alicia Keys…